登录站点

用户名

密码

眷恋

10已有 462 次阅读  2010-05-13 13:58

眷恋

如丝细雨,欢快地自天上奔来,想去亲昵地上的人;路边的花儿,竞相开放,盼望行人驻足欣赏。然而这个城市并不领情——人们厌烦地举着雨伞,各自 面无表情地匆匆行走着;车子冰冷僵硬的外壳下,车轮木然地转动着,不管不顾被它溅得满身泥水的花儿。我爱怜地蹲下身,用手心收集着雨露,为花儿洗去污垢。洗濯间,花瓣零落在手,她们啜泣着,哀怨这个城市的薄情。

我从小长在农村。喝的是自地下汩汩涌出的井水,住的是山中一块块不经雕琢的丑石砌成的屋子,走的是野草簇生的石板路。习惯了鸡鸣晨起,帮母亲提着木桶,唤邻家阿姨一同去浣洗衣物;习惯了日上树梢,在树荫下悠闲地摇着蒲葵扇;习惯了夕阳西下,三五晚风夹着黍饭馨香拂面而来。一切仿佛陶潜笔下的田园诗,韵脚朴素自然。

多年后我满心向往来到这个城市,然而霓虹招展,歌舞升平,纸醉金迷的城市生活让我很不自在。我也曾试图离开城市的桎梏,回到家乡,反朴归真。却不想,沧海桑田,如今连儿时的那片乐土也几乎被改造成城市。只有几座古老的瓦屋还苟延残喘在寂寞清冷的角落里。我怅然坐在瓦屋里,不忍望向窗外——满目矫 情!

小径红稀,本应由人儿徘徊,却被早早地清扫得只剩光秃秃的冰冷的水泥地。

垂下帘栊,本应待双燕归来细雨中,却硬是将鸟儿关入铁笼中。

春色满园,本应有一枝红杏出墙来,却被高高的水泥墙吝啬地围起,连蓼屿荻花洲,掩映竹篱茅舍的遐想也不留。

月上柳梢,本应有人闲桂花落,月静春山空的宁静,却被红灯绿酒在夜里撕开一片喧哗 。

我叹息着,思绪戛然而止。身边是城市兀自的繁闹,脸上是雨水真切的拍打,手中是花儿枯萎的惆怅,心里是对乡村生活深深的眷恋。

 

分享 举报

发表评论 评论 (5 个评论)

涂鸦板